Month: 二月 2017

毕业感想--致04软件和工贸足球队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wlfkongl


    弹指间三年岁月如流水,让人不禁感慨万千,珍惜此刻的拥有是为了以后再见我们依然能够彼此微笑。借三毛写的一句话为题,献文予04软件班和工贸足球队。
    我一直想写篇文章给工贸足球队的所有队友以及教练和忠华他们,但是自己没有时间写,所以很抱歉。其实,这个题目就是我想跟足球队的所有人说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在5月份,为了大学生足球联赛,我放弃了工作回来学校。期间很多人关心我的工作的事情,在这里很感谢他们。6月24号打完大学生足球联赛,25号开始找工作,27号上班,30号租好房子,一个星期后全部家当搬了进去。我想这个节奏应该是相当快的了。我把很多的时间花费在个人的兴趣和自己的固执上,是时候干正事了,不要再辜负所有关心我的人。


                                                           --写在前面

    广州的夏天,记忆是阴晴不定,或许以后还会有像雾般飘荡在工贸上空的回忆。
    毕业前两天的晚上,宿舍三人决定把这三年的废书废纸拖出去卖了,整理好,哥几个对着厚厚的书纸,很得意的笑着,看起来好像可以卖将近90元吧。在拖出来的路上还跟人吹嘘,打算用剩钱去店里换酒换滚油的汤喝,结果甚为失望的是,我跟老二两个人,费尽全力累的半死才拖出去的一大袋子书,到了人家手上的秤砣秤杆一比划,告诉我们,这一大袋子书本,再加上老大手上的他一直嚷嚷不少于40斤的纸,总共才128斤多一点。她还蛮大方地跟让我们说:零头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就给你们130斤吧……心里那个汗啊!要知道我曾经可以把120斤有多的米抬上5楼的。而我们拖出去的书可是任我怎么抱怎么拽都不会动的。才130斤,打死我也不信,可是很难过,那天我真的被“打死”了,才收了50多元。别说是喝酒了,连多块肉的滚油汤都喝不起了!最可恨的是隔天她收废品的价格居然升价了!


    到后来我们还是去吃喝了,当然钱是要自己垫的了,酒席上三人愤愤不平,好像被收废品的阿姨坑了几十万而不是几十块。三年的书本一下子就处理了,心里真有点不舍。可是太多的东西要拿,手只一双,心有余而力不足。应该要学会放弃一些东西,一辈子有太多事要做,不能事事躬亲,就面临取舍,终究要放弃一些。


    毕业前夕的小饭馆里挤满了毕业生,我们哥几个一起吃饭喝酒,我喝可乐,一直吵着:干干干!他们嗤之以鼻:你换了手上的可乐再说!席间大声嚷嚷着劝酒的,默默地一杯杯喝光的,酒是青春的象征。那些最撕心裂肺的话,是刚刚喝醉的时候从心里流出来的。那天我依然没有喝酒,感觉挺遗憾的。
    回到宿舍躺在那陪伴了自己2年时光的床,突然发觉世界上的床可以这么小的,电脑台和书占去了一半以上的空间,剩下的不到一尺,稍微横向发展的人可能就要下去了。简陋的床上往往会做出美丽的梦来,因此我们将永远怀念它们。


    昆德拉说,聚会都是为了告别。7月1号的毕业酒会没有来齐人,有点失望,也许生活太繁忙,有些人连告别的时间也来不及安排。
    酒会在喧闹中开场,看似喜庆的场面,我笑不出来,起码不是欢颜,从不喝酒的我也在那天喝了特别多,刚开始因为我从来不喝酒的缘故,老大还帮我挡酒,跟别人说我不能喝的。可是后来我控制不住心中渐渐腾起的伤感,一时间很难过,觉得唯酒方可浇灭。一杯两杯……到后来每一张桌子我都过去喝,不是因为我开心,而是我心中难舍这群一起呆了3年的同学。


    酒醉的同学渐渐的离场了。那时候我开始靠在椅子上,听着周围同学的欢笑声,觉得好遥远好遥远……
    整场毕业酒会上竭斯底里的强颜欢笑,在将要结束的时候,再也掩盖不住弥漫在空气中愈趋浓烈的伤感,那淡淡的心酸味道,像染布上的墨渍,渗入了心口,好想哭。
    到后来一个人坐在角落安静地看同学们聊天,说笑,拥抱,拍照,流泪,打闹……一直以为自己在这场酒会是很开心的,到现在才发现,其实我很难过。看了很久,却发觉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可是我是为更清晰的拥有他们的记忆,才看得那么认真仔细,那时候的我很焦急。就快散场了,而我们也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
    酒席上闪光灯闪烁,抓下了身影,抓不住匆匆而过的时光洪荒。道别已经接近,脆弱的我再也没有勇气面对充满伤感的离场,在黑暗的霓虹灯掩盖下,躲进了出租车,绝尘而去的我,来不及回首道别已然落泪。车窗外的黄灯像一条又一条的彩练飞快的抹过,就像是三年的时间哗哗哗的疯狂奔流而去。
    那天的我很快乐,对下次的聚会,有了份强烈的期待。
    若干年后,假如我们还能够想起那段时光,也许它不属于难忘,也不属于永远,而仅仅是一段记录了成长经历的回忆。
    毕业那天,也就是7月2号,我去了饭堂吃最后一餐,毕业生是最早光顾食堂的一群。学弟学妹们都还乖乖地坐在教室里听课,我们汲着拖鞋走进食堂,一边皱眉头,一边挑选能够下咽的菜。当然,我们学校的饭堂,还不会夸张到像我同学学校的饭堂那样,居然从凉拌海带里吃出一只壁虎的尸体。
    那天的毕业典礼,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浩大,只是几场会议,领导发话,感觉就像是在走走过场般的仪式一样,逼仄的气氛让人愈觉的天气炎热,心情已经开始焦躁了。不过后来是在有空调的报告厅,虽没有了炎热,气氛的逼仄和离愁的蔓延使得心情依然压抑,别离将近,都没有了心情吧。没有预期的兴奋,拿了毕业证书就离开了,觉得是很简单很普通的事情,居然没有一丝的感动。
    背包已经打好了,拎着袋子出了校门站在公车站牌前,有点失落。车来车往,各有各忙,还好我有我的方向。毕业了,没有挥手,那太矫情。
    人生总是充满聚散离合,不要沉迷于过去,要畅想未来,许多年后你我再聚,那时的天依然蔚蓝,阳光充满大地,也许还会回忆发生在这里的淡淡的云淡淡的雾淡淡的年年岁岁。
    上了公车,挤在人群中勉强的站稳,还来不及回眸,公车已经急促离去。那座像似故乡院落般,烙着我最后的青春的故事的地方,还有飘荡在它上空的回忆渐行渐杳,就像是童年的剪影那样很快很快的模糊起来。我已经不能确定,昨天的酒会是不是就是发生在昨天了。
    在车上听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我要深深的祝福你,祝你一路顺风……”这天同学朋友一个个各奔东西,一直在和人道别,重复着“一路顺风工作顺利” 。直到一个人的时候才发觉,好像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竟对人说了那么多 ……
    在车上想初中毕业时候的酒会唱歌到天亮和高中毕业时候的在凌晨时分躺在大街上的疯狂,相比之下大学的毕业酒会收敛了很多,是我们长大了,还是那个心酸伤感的地方没有人有勇气触及?
    想着想着,车到站了,抛开思虑,夹在人缝里挤出了条道。下了车,一出校园就要适应夹缝生存的生活,我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习惯真正的生活,而昨天的他们呢?
    驼着背,背上背着沉重的行囊。记得来的时候,行囊没有这么重……


                                                       2007.7.10 3:11

phpstorm远程调试代码 , centos 安装xdebug

phpstorm的配置:
http://www.jb51.net/article/58069.htm    (注意目录映射)